首页/滇池文化
滇池文化—五百里滇池古今
发布时间:2015-08-26 10:11
信息来源:昆明市滇池管理局

“五百里滇池”是孙髯翁的夸张吗?

东寺街与书林街之间一段路为什么叫“鱼课司街”?

昆明城中为什么有不少带“湾”字的地名?

盘龙江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昆明八景“云津夜市”是如何开始的?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五百里滇池”是诗人孙髯翁的夸张吗?不是!折为现在的市制,其实还不止“五百里”。碧波荡漾的古滇池一望无垠,曾经有1000平方公里之大。滇池是怎么变得越来越小的?本文为您揭开揭开谜底。

滇池的得名与形成

滇池古称滇南泽,又名昆明湖,因为地处高原的云南山多得要不完,却缺少真正的海,所以昆明人动不动就把一个湖泊夸之为“海”。

滇池位于昆明坝子中央,东起呈贡县旁,西至西山之麓,北临大观公园,南入晋宁县内,南北长约32公里,东西平均宽约7公里。据近年测量,面积约为300平方公里,是云贵高原淡水湖泊中的头号大湖。

滇池流域位于云贵高原中部,地处长江、珠江和红河三大水系分水岭地带,流域面积为2920平方公里。喜欢蓄水的滇池是注入的河流多,排出的河道少。许多人都知道盘龙江是注入滇池河流中的老大,此外注入滇池的众多小兄弟河流却鲜为人知,它们是柴河、金汁河、马料河、昆阳河、海源河、宝象河、东大河、梁王河、呈贡大河、西白沙河等。滇池唯一的出湖河流是海口河,因河道中有形若螳螂的沙滩分布,而得名螳螂川。螳螂川从富民注入普渡河,汇入金沙江。

滇池属地震断层陷落型湖泊,远古时期云岭大地发生多次间歇性的不等量上升,后又出现南北向的大断裂。断层线以西,形成山体陡峻的西山;断层线以东成为古滇池。

还有一种说法与此说并不矛盾,认为古滇池原属红河水系,从晋宁县西南部与玉溪市交界的刺桐关流入红河,后来刺桐关山地抬升,导致古盘龙江南流通路被阻,江水在凹地积蓄而成古滇池 ,之后海口河下沉,滇池改道由海口河向西转北流入金沙江水系。

以后昆明坝子发生新构造上升运动,湖底增高等原因导致了古滇池的流出量加大,滇池的水位开始下降,逐渐形成又浅又小的今日滇池。

近年在湖底最深处发现两个“海眼”,其中一个南北长320米,东西宽约150米,是供水的泉源还是出水的“漏斗”,还有待研究。

古滇国与滇王金印

《昆明水利志》中所绘的“滇池变迁图”,让我们形象地看到了滇池在不同历史时期步步缩小的几个阶段。上古时期的昆明坝子是横无际涯的一片汪洋大海,那时古滇池几乎淹没了整个昆明坝子,水域面积约为1000平方公里,当时水面海拔约比现水面高出10米以上,湖岸线北起今松花坝,南至晋宁宝峰,东到呈贡王家营,西到马街山脚。今天的昆明市区都在昔日的古滇池水域之中,现代昆明市地下发现的草煤,就是由古滇池内的水草演变而成。

在战国至西汉的古滇国时期,滇池东北岸的水位下落至1915米左右,今晋宁晋城一带和龙头街、黄土坡附近的大片丘陵和平地已露出水面。至唐宋时期滇池水位降到了1890米,滇池水面有510平方公里;元朝水面缩小到410平方公里,明朝为350平方公里,清朝为320平方公里,今天滇池水位降到了1886米, 水域面积只有300平方公里左右。滇池的库容也与面积同步不断减少,唐宋时 18.5亿立方米,到清代为16亿立方米,1947年估算约 15.7亿立方米,今天仅13亿立方米左右。

在楚将庄蹻入滇前,滇池周边已经有彝族和哈尼族的先民“叟”部落在这里生活了,庄蹻从夜郎(今贵州)进入古云南,攻占了滇池地区后,看到这里有大片肥沃的土地,且生产有了一定发展。后因秦朝夺取了黔中,断了楚兵归路,庄蹻无奈之下便“以其众王滇,变服从其俗以长之” ,当了滇人之王,号称庄王。晋宁晋城一带是古滇国和之后的汉益州郡的中心。庄蹻建立古滇国这段历史,是滇池周边最早出现的政权,从此,滇池与周边居住者的关系日益密切,滇池也被较多地载入了史册。   西汉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张骞出使大夏,归来时向汉武帝报告了一个惊人的信息:他亲眼见到那里有蜀布、邛竹杖,这些东西是从身毒(今印度)贩运到大夏的。中国至大夏,受匈奴阻隔,汉武帝便派人到云南寻找出使身毒的路,被滇王所阻,因当时滇国周围三面是水,雄心勃勃的汉武帝欲征服滇国,便在长安凿“昆明池”演习舟船。这就是孙髯翁《大观楼长联》中所写“汉习楼船”的来历。

汉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大汉王朝终于兵临滇池,滇王常羌举国投降,归顺汉朝,武帝赐“滇王之印”,命令他继续统治滇国。为加强中央对 “西南夷”的控制,设置了以滇池地区为中心的益州郡,下设郡县,其中有以滇池命名的滇池县,县址在今晋宁、呈贡一带。

云南部分地区被纳入汉王朝版图之后,中原对云南更加关注,历史文献开始对滇池及周边有了较多记载,太史公司马迁专门把滇池归入《史记》文档,写道:“池方三百里,旁平地,肥饶数千里。”《华阳国志.南中志》也云:“滇池县郡治,故滇国也。有泽水,周回二百余里所以深广”。

时髦的“朝泛昆池艇,夜归官渡村”

魏晋南北朝期间,滇池水位继续下落,至唐宋时期滇池水位降到了1890米,滇池水面有510平方公里,滇池水退至今东西寺塔南面,滇池东岸和北岸大片土地露出水面。

唐代云南地方政权南诏在滇池旁建拓东城(昆明前身)后,在西山高峣和今官渡各修建了一个水路码头,前者称西渡口,后者名东渡口 ,之后官绅、商贾、渔民、工匠在两渡口之间往来频繁,今官渡一带逐渐形成繁荣的集市,“官渡”之名,也因过往官员常从这里下船登舟而得。大理国时的鄯阐演习(昆明城防主将)高生世喜欢乘舟优游“烟水杳霭”的滇池,游得高兴就停舟官渡,饮酒赋诗,被称为“停舟烟会”(见《创建官渡妙湛寺碑记》),文人雅士们也争相仿效,“朝泛昆池艇,夜归官渡村”,从时髦变为了习俗。

南诏时的滇池北岸靠近今东寺街北段,当时所建的东西寺塔都在滇池之滨,双塔倒影十分迷人。今东寺街与书林街之间一段路为什么叫“鱼课司街”?当年这里鱼腥味刺鼻,是一个熙熙攘攘的鲜鱼市场,官府现场办公在此地设立了征收鱼税银子的衙门“鱼课司”,从此这里叫“鱼课司街” 一直叫到没有鱼的踪影的今天。在南诏时期,此街还建过昆明最早的文庙。

南诏所建拓东城原城址在盘龙江东岸与金汁河之间,宋代的大理国沿龚拓东城旧址建鄯阐城,后来为何要放弃原址,跨过盘龙江到西岸偏北方向重建新城?原来史学家大多认为,宋宣和元年(公元1119年)因战乱,拓东城几乎被夷为平地,才把新城改建在西北边。其实这主要是滇池在作祟。据近年在东西寺塔附近考古发现,旧城被毁固然是迁城原因之一,因“城际滇池,三面皆水”,洪水,一次次淹没了城市和乡村,逼迫拓东城向五华山、圆通山一带的高地靠拢。(见吴长坤 卢彬主编《盘龙江文化大观》)

元初赛典赤来到云南时,滇池一方面湖面在缩小,水位下降至1892米左右;另一方面又常常泛滥成灾。赛典赤考察昆明山川地貌和历次洪灾后得知:水患的主要原因是流入滇池的河道及出水口——海口与流出河道淤塞,导致水流不畅,江水及滇池水位升高造成的。为彻底解除灾患, 赛典赤对流入滇池的盘龙江等六条河流作了疏浚,对滇池的出水口海口与螳螂川河道进行疏通拓宽,加大了排出量,以泄滇池之水,出入水量仍保持相对平衡,此举“得壤万余顷,皆为良田”。又在昆明北部建谷昌坝(后称松花坝水库)以拦洪蓄水。还把盘龙江水分流入金汁河,既增强了泄洪作用也扩大了灌溉面积。

治理滇池工程浩大,耗时3年,到至元十五年(公元1278年) 始告结束,工程完工后一年,为昆明人造福的云南最高长官赛典赤因积劳成疾而病逝。赛典赤对滇池的治理,顺应了滇池流域的水循环要求,改善了农田水利条件,推动了农业的发展,保护了中庆城(今昆明),为昆明城随后的发展创造了重要条件。

这一工程固然使昆明受益,而副作用也明显,滇池水位降低了2米,湖面缩小为410平方公里,湖水退至今得胜桥、巡津街一带。元代后期官渡已远离滇池边,再也不是“停舟烟会”、渔灯点点的水陆码头了,原来是湖湾的地方此时新建了佛寺。(另有说法是明代滇池水面缩小, 海岸才远离了官渡) 。官渡还能见到一些房屋的土筑墙上嵌满了螺丝壳,这些都是滇池在这一带不甘心干涸给大地留下的湖的痕迹。官渡码头虽然风光不再,云津码头(在今得胜桥)却人气很旺,元人王升的《滇池赋》可以为证,诗云:“千艘蚁聚于云津(今),万舶蜂屯于城垠”。

元代大德年间来昆明为官的李京,在《初到滇池 》一诗中有“天际孤城烟外暗,云间双塔日边明”之句,也许是此时东西寺塔,虽然与滇池拉开了距离,但是古代没有高大建筑遮挡,还是被畅游滇池的宣慰使李京看到了。

与滇池争地盘

昆明城中有不少带“湾”字的地名,有人说这些地名都是滇池在这里驻足留下的湖湾,当然此话有些绝对,不过除如安街三转湾外,可以说带“湾”者,不是滇池水曾经“湾”过那里,就是滇池之源的江河水“湾”过,它们都与水域脱不了关系,比如佴家湾、董家湾、韩家湾,滇池水是否曾经在那里“湾”过, 因笔者孤陋寡闻,暂未找到证据(在上古时期它们都曾淹没在滇池中,也许之后的什么时期曾出现过湖湾),不过它们至今还与流入滇池的河流为邻。

今潘家湾,是元末滇池湖岸线向西南移动造出的湖湾,因该地居民多姓潘,故称“潘家湾”。为防滇池水泛滥, 在这里建了镇龙庵。之后滇池水位一降再降,湖湾消逝了,1959年又把流入滇池的鱼翅河覆盖为暗河,于是这里可能还有潘姓人家,却再也没有水的痕迹,再也沒有“湾”了。

如今是热闹的小商品市场的螺蛳湾,《妙湛寺碑记》中曾说此地因地下有螺蛳堆积集层而称“蜗洞”,故名 “螺蛳湾”。

自元代1278年疏挖海口河到明朝初期的100多年时间,昆明因滇池排水不畅而多次成灾,据《明史》载:明洪武十九年(公元1383年) 、弘治五年(1492年)、 (1501年) 多次 “昆明滇池水溢,民为患。”弘治十四年,官府无法再与滇池敷衍,只得组织“军民卒数万人挖滇池 ,遇石则焚而凿之,于是水落数丈,得池畔腴田数千顷,夷汉利之。”(《滇史.云南志》)这次疏浚河道,赚了千顷田地,又付出了缩小同等滇池水域的代价,这一时期的滇池面积只有350平方公里了。

滇池湖面被一次次缩小,它似乎总在伺机把昔日的“领地”夺回来,滇池的水一次次朝周边溢出,把昆明城多次变为一片汪洋。人们终于逐渐有所察觉,然而古人把它视为龙王爷的暴怒,所以他们采取了自相矛盾的行为:一方面大建龙王庙,虔诚地烧香、大捧龙王海神;另一方面又借助更有势力神通更大的其他神灵来镇龙、镇海、镇江。昆明不少的古塔就几乎是专为镇水而建,例如东寺塔、金马寺塔和官渡妙湛寺塔的塔顶都有金鸡守护,所谓 “金鸡”就是能镇龙的大鹏金翅鸟,“金翅鸟以龙为食,龙素畏鸟。”龙是至高无上,神通广大的神灵,怎么能镇压呢?追根溯源神本来就是人根椐自身的需要创造的,于是聪明的古人又把龙分为两类:能按人类愿望行雨,滋润万物的则尊之为龙王,顶礼膜拜,意所欲为滥施滛雨,该下不下,该停不停,兴风作浪的龙,则贬之为蛟龙、邪龙,加以镇之、降之。

之后的昆明历史记载了大小百余次滇池(或联合江河)的大泛滥,也记录了多次人与滇池争地盘的疏浚开挖工程。现代人终于发现了大自然也会报复这一规律。

从1501年到明末的百余年, 又因“滇池水溢”,昆明遭了十余次大洪灾,昆明城中一片汪洋“撑船入市”,出现“斗米三钱(銀)”的米价暴涨现象。

明初有云南诗人郭文留下了“湖势欲浮双塔去”的诗句,可见当时滇池面积虽然继续缩小,不过东西寺塔离湖边还不太远,才能给人这种感觉。明末徐霞客游滇池时,“出省城,西南二里下舟……是为草海”, 看来他是从西坝上船。从昆明去晋宁州则是写明了由“南坝下船”。从中可见,明末时滇池仍比今天大得多,今西坝、南坝都在湖边。

有趣的是:当昆明的母亲湖——滇池步步缩小之际,昆明的母亲河——盘龙江却越变越长。盘龙江是注入滇池的主要江河,它从古至今苦恋着滇池。古代从松华坝至滇池的入湖口,河的流程并不长,随着滇池的缩小,湖岸线日渐移向西南,盘龙江怎肯与滇池拉开距离,于是它跑步紧跟,向西南延伸,河道越拉越长。盘龙江先是从今得胜桥一带延伸至双龙桥附近入湖,之后又延伸至今南坝一带(明末),然后一直来到今海埂村才得进入滇池。盘龙江是怎么得名的?一因流程长,蜿蜒曲折似长龙,二因雨季水势汹涌,壮若游龙。

明代之前玉溪、红河、文山一带来的马帮,从不直达昆明,一到昆阳的滇池边就掉转马头返回老家。货物则搬上大船,横穿滇池直驶云津码头。明代,滇池水域缩小后, 昆阳货船沿盘龙江来到德胜桥, 入夜还有船只进入,因而码头灯火不灭,也许这就是昆明八景“云津夜市”的开端。

迤西来省城的马帮则到西山高峣转头。这些大船不仅带来滇池周围的粮食、木石建材、水果蔬菜,还带来滇西、滇南的种种特产。

清朝初年,统治云南的吴三桂心思不在百姓身上,贪图享受,密谋反叛,无视水灾隐患,仅康熙年间昆明即遭水灾10多次。之后的官员为了治涝,先后疏挖海口河、盘龙江等河道10多次,其中以雍正九年即1731年工程最大,除加高了盘龙江等部分河堤外,还把梗塞在海口河中的牛舌滩、牛舌洲和老埂挖掉,使湖水得以直泄,滇池水位下降后又赚得良田1万3千多公顷(当然也付出了缩小滇池同等面积的代价)。

与水患作斗争

乾隆在位的几十年间昆明又遭水灾20多次,御史钱南园的老家也几次被淹,据《续修昆明县志》载:“清.乾隆四十二年(公元1775年)六月中,昆明大水,毁民居无算,庐舍荡无遗。”此时有黄士杰写下了《昆明海口图说》、《云南省城六河图说》,徐蹈写了《晋宁水利论》等专著,提出新的治理滇池的理论和方案。

在京城为官的钱南园在回乡奔丧的守制期间专门作了考察,写了《六河说》的建议和著名的《六河歌》,并捐资治水。寒士孙髯翁曾写下了《盘龙江水利图说》的治水建议,在附文中记录了洪水为患的惨状:“民间房屋片瓦无存。东西南三城竟成汪洋,二十四铺皆为大海,三市街撑船往来”。

一再泛滥的滇池,在孙髯翁吟颂“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之际,已经比历代小之又小了,只剩320平方公里了,不过折为市制还是不止“五百里”,假如诗人能在元代之前看到更加“空阔无边”的滇池 ,也许就会甩出更大的数字来形容滇池之壮观了。

元、明、清三代为根治昆明水患以增大滇池潮水的排泄,达到排涝造田目的,从1278年至1731年的近500年间在自然因素与人为干预的共同作用下,滇池水位共下降了6.8米左右,下降速度比元代之前明显加快了,滇池面积缩小了190平方公里。至光绪十四年(1888年),昆明终于成了云南最大的坝子,成了一马平川的良田沃土。  

民国政府虽然只存在了几十年,昆明的水灾却发生了20多次,几乎平均每隔一年就有一次,为缓解水患,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昆明水利局曾组织修挖昆明河道27处,1940年又挖掘盘龙江淤泥,培土护岸。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12月)又重修谷昌水库(松花坝水库 ),对昆明地区防洪抗旱起了较大的作用,“免除干旱涝者二万二、三千亩”。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一段时期,昆明的水患仍然未消除。1957年9月两次暴雨,盘龙江超过历史最高水位,淹田地万余亩。(《昆明市志长编》)经政府组织了10万军民堵塞决口,加固河堤,奋战3天,才排除险情。 1958年至1967年政府多次组织疏浚盘龙江,改直部分河道,加砌河堤, 增装机械闸门,分流盘龙江洪水,扩建加高松花坝水库大坝。经不断治理,到1988年之后盘龙江的水患终于得到彻底治理,盘龙江是流入滇池的主要江河,这使滇池的压力也大大获得缓解。

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后国内一些省掀起了围湖造田的热潮,中国是个人均耕地面积较少的国家,各地都急功近利,总想把不能种庄稼的海,看似无用的海,变为能收粮食的万亩良田。昆明也步其后尘,跟着发起了“以粮为纲”,向滇池要粮的“围海造田”运动,发动群众日夜奋战,在不到1年的时间里填去了草海约20平方公里水域。从此滇池调节昆明气侯的功能被打了折扣,后来发现这些新造的田并不适宜栽种,在这里办的农场连年亏损,1980年后这片新大陆部分退田还湖,有的变了湿地,1992年在这片土地上建成了云南民族村。

沧海能变桑田,可是荒田却无法再回归沧海了!

近年在滇池东岸石寨山发掘出的铜鼓上即可看到滇池荡舟的游乐图:有人立于船头吹芦笙,有人翩翩起舞,有人且饮且歌。这是两千年前滇王时代的情景。

滇池周围有大小数十个山峰,山环水抱,天光云影,构成一幅幅美丽的天然画卷。环游滇池,既可追寻古滇王墓的踪迹,探索古滇文化的源头;或走进云南民族村去观赏丰富多彩的民族风情;或登上巍峨的西山之巅,眺望一碧万顷的滇池……

从某种意义上讲,滇池的存在是昆明市存在的前提,所以滇池是昆明人赖以为生的母亲湖。滇池的变化与昆明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皆有着密切的关系。

近60年,滇池缩小的速度更快了,现在的滇池面积大约只有300平方公里,1982年有关专家分析滇池航拍片和历史资料,推断1938~1957年滇池缩小了15.5平方公里,1978年又比1957年减少23.3平方公里。从1938~1978年的湖水面积共减少38.8平方公里,平均每年减少近1平方公里。

近些年平均每年入湖泥沙量约有40万吨,滇池内总淤积量约为5610万立方米,入湖泥沙使滇池湖盆变浅,生态环境日益恶化。因滇池污染严重,已被国务院列为重点治理的“三湖三河”之一。

有民谣说滇池:50年代淘米洗菜,60年代洗衣灌溉,70年代水质变坏,80年代鱼虾绝代,90年代还在受害。这是滇池污染渐变过程的真实写照。1970年前的海埂是滇池最负盛名的海滩。每当夏日来临,十里海岸,人山人海,游泳的、划船的、垂钓的、嬉戏的……热闹非凡。随着滇池污染的加剧这样的场面已经多年不见了。

为了净化滇池的浑浊波涛,1988年之后,昆明相继成立了滇池综合治理办公室和滇池管理局等机构,出台了法律法规和各项制度。经过“十一五”、“十二五”的大力治理,滇池水质已有了明显改善。我们有理由相信,滇池将来会重现“高原明珠”的光辉。

滇池的伙伴们

【西山】

西山的部分山峰唐代叫碧鸡山,元明以来称太华山,因这些山在城西,昆明人习惯统称为西山。西山与古滇池是古代地质运动所生的一对“双胞胎”,地壳变化出现断层,断层线以西受到抬升,以东相对下沉,形成了东边是湖,西边是山的美景,西山龙门就建在断层崖上。

最早在碧鸡山上建盖别墅的是大理国鄯阐侯高智升,他极具旅游开发的眼力,高智升常“驾舫涉海……登高望远,携朋载酒,陟华亭峰顶,玩赏龙泉,临波放歌”。侯爷开了先河,步其后尘的登临者源源不断。之后有高氏子孙高贤、高政来到别墅,将此山命名为“华亭山”。   元至治三年(1323年)玄峰禅师得高氏子孙之助, 在华亭山建成圆觉寺,后来香火渐旺。明朝初年,朝廷派人整修扩建殿堂,明天顺六年(1462年),英宗御赐该寺新名为“华亭寺”(《敕赐华亭寺碑记》)。明末至清代华亭寺两毁两建,清代又改名为 “大圆觉寺”。民国初年虚云法师得云南督军唐继尧之助,扩建此寺,奠定了今之华亭寺格局,并改寺名为“靖国栖云禅寺”。寺名几经更改,民间则始终称之为华亭寺 。明代谪滇的状元杨升庵曾久居太华山麓之碧峣精舍,并为寺中写下“一水抱城西……”的楹联,至今仍悬掛于寺内。明末徐霞客在游记中写了《太华山记》,清代御史著名书画家钱南园也留下了对联。

【海埂】

这是海中升起的一道天然长堤,东起盘龙江入湖口,西与西山相对,长约3.5公里,横亘于滇池。海埂虽生于水中,却是来自陆地的 “移民”,它是盘龙江、东白沙河等河流携带来的大量泥沙进入湖中后再与西南风形成的湖流共同作用堆积而成:河流与湖流仿佛作对抗“游戏”,一个带着泥沙往西南跑,一个由风推着往东北行,从而堆成这道堤。至清朝中叶,因水位继续降低,“海埂”,才逐渐露出水面。堤中的一条缺口被人们辟为了航道。海埂又是一条天然界线,同于了划分深海区与浅海区,埂以北,称“草海”,水面不足全湖面积的3%,最大水深约5米;以南为滇池主体,称“外海”。 西端渡口原建有一庙,称新庙。民国期间,公生大药房老板曾泽生曾在海埂建了一座中西合壁海滨别墅。之后海埂渐自成为了风景区。1970年“围海造田”后,海埂的东北面已和田地连成了一片,海中之“埂”已名存实亡。1980年后部分田地退田还湖,另一部分地被建为云南民族村和大型高原体育训练基地。

【大观楼】

大观楼的出现,是滇池缩小的产物。宋元时今大观楼周边还是波涛滚滚的滇池,至明代陆地渐自显露出水面,成为多个小岛,周围仍是一片水乡泽国,明初沐英常在滇池训练水师,曾把这里辟作花园,因此地与太华山隔水相对,故取名“近华浦”。稍后有僧人乾印到此讲经,兴建观音寺。清康熙年间,巡抚王继文,在水中小岛上建起了一座三层楼,须摆渡方能登楼,周边配以亭子水榭。登临四顾,碧波万顷,可谓洋洋大观,乃取名“大观楼”。楼成后远近高人韵士纷纷选胜登临,饮酒赋诗,十分热闹。乾隆年间昆明名士孙髯翁到此登临,“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触景生情,“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心潮澎湃,写下了被誉为“海内第一联”的《大观楼长联》。咸丰皇帝又赐“拔浪千层”匾额,更让大观楼锦上添花。之后大观楼毁于战火,同治年间修复。民国初年,唐继尧拨款修葺后辟为公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大观楼併入了几个私家花园,又大兴土木后,更是洋洋大观。

【观音山】

观音山在滇池西岸中部,有一座孤峰伸入湖中,形似巨龟,龟口大张,似欲尽吞滇池之水,此地湖面开阔,一望无际“风波汹涌,行舟困难”,常有船只出事。传说滇池南岸的昆阳建观音寺,在昆明铸好观音铜像从水路运回 ,途经今观音山突然狂风大作,浊历史上的翠湖是滇池的一个美丽湖湾。浪排空,等到风平浪静正欲启航,风浪又起,如此多次,拖了半个月,船不能行,运送者无不害怕,都认为是观音显灵要留驻此地,昆阳县令也亲临现场 ,发现此地颇似普陀胜景,于是将铜像搬运上山,另外立寺精心供奉,观音山之名由此而得。史料记载建观音殿的目的也是为镇海,是明成化十年(1474年)奉黔国公之命而建。

【翠湖】

翠湖曾经是个靓丽的滇池湖湾。翠湖怎么成了滇池沿岸的景观呢?穿过时间隧道,回到唐宋时期,看到的就只有一个碧波万顷的空阔无边的大滇池,没有什么单独的翠湖。当时的翠湖西南碧波万顷,东北有圆通、五华二山环抱,有诗为证:“昆明滇池五百里,菜海与之为一体”。翠湖旧名“菜海子”,它是元代疏浚海口之后,滇池水位大为降低,才逐渐与滇池分离开的,但还“藕断丝连”,仍有河道经洪化桥一线与滇池草海相通, 一度滇池的湖湾曾向西移至潘家湾。

明初城区向西拓展,翠湖才被围入城中。镇守云南的沐英曾在这里屯军,上千匹军马常在湖旁的河中洗浴,“洗马河”由此得名。明代中叶有人在翠湖种荷,荷花盛开时,这里成了游览地。

清康熙年间,总督范承勋与巡抚王继文在翠湖建来爽亭,又在岛上建“碧漪亭”(即今湖心亭),自此翠湖成为昆明一景。清道光年间和民国初年分别在湖中筑了两条贯穿东西南北,成“十”字交叉的堤,之后翠湖逐渐成了著名游览区。民国初期翠湖被辟为公园, 后来一度被占为军营、机关。20世纪50年代之后,经政府多次整修,翠湖已成为城内的主要公园之一。

本版特邀撰文 张俊 (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秘境腾冲》、《寻梦丽江》、《寻秘香格里拉》、《理想而神奇的乐土西双版纳》等书) (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秘境腾冲》、《寻梦丽江》、《寻秘香格里拉》、《理想而神奇的乐土西双版纳》等书)(图片均为资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