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媒体关注
“守护滇池”系列报道专栏 滇池“守闸人”李金何 厄运压不垮的“铁汉子”
发布时间:2014-09-24 14:18
信息来源:
  妻子病逝女儿瘫痪
  他是西园隧道管理处的“守闸人”,15年如一日坚守在船闸管理的岗位上,没有出过一次差错。他是有担当、有骨气的大丈夫,10年时间里女儿和妻子相继患病,妻子不幸离世,女儿生活不能自理。面对命运对他开的“玩笑”,他挣扎过、困扰过,却始终没有放弃过。他叫李金何,昆明市西园隧道工程管理处的一名普通职工。
  妻子病逝女儿瘫痪
  他选择坚强面对 从不轻言放弃
  初见李金何,今年47岁的他显得很清瘦,透过薄薄的眼镜片,一双经历了岁月磨砺的眼睛布满了沧桑,却格外有神。作为一个父亲,李金何用最诚挚的父爱诠释了执着与坚持。
  1995年5月,女儿的出生给李金何本就幸福美满的家增添了不少欢乐。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96年6月26日,刚满1岁的女儿因病导致长时间的窒息,引起高烧不退,引发失明、失语、四肢瘫痪等后遗症。为了治好女儿的病,李金何四处奔波,几乎跑遍昆明所有的医院,但是仍没有办法将女儿治好。
  祸不单行,2005年10月,李金何的妻子被确诊为恶性淋巴癌晚期。“其实,确诊之前已经有一些症状了,但是为了省下钱给女儿看病,我妻子一直拖着,直到有一天,她的肚子突然变得很大,才不得不去医院检查。”说到这里,李金何的眼圈红了。2006年1月12日,妻子在医院病逝,这让本来就风雨飘摇的家雪上加霜。
  “人生的厄运躲也躲不掉,只能坦然面对!”李金何在悲痛之余想到了患病的女儿,想到了自己年迈的母亲。他很快振作起来,继续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照顾女儿。由于给女儿看病,家里已经负债累累,加上治疗效果不佳,李金何没有让女儿继续在医院治疗,他干脆自己学起了中医针灸、按摩、打针,在家给女儿进行治疗。
  如今,女儿已经满18岁了,但生活完全无法自理,且智力仍停留在1岁的时候,每天为女儿按摩、针灸、打针已经成为李金何的习惯了。而在李金何工作的时候,女儿则主要靠老母亲帮忙照顾。“如今,母亲也老了,照顾女儿也很吃力,但是女儿只要在一天,我就要照顾她一天。这是我做父亲的责任。”
  15年如一日守船闸
  他没出过一次差错   
  “生活上接连的打击,让李金何整个人几近崩溃,但尽管这样,他在工作上还是没有半点疏忽。”同事淦家伟说。 1999年,李金何来到西园隧道管理处,承担了湖滨路上船闸的管理工作,成为一名“守闸人”,从此一干就是15年。
  “湖滨路船闸是连接滇池草海和外海的重要通道,也是湖滨路上重要的交通通道,一旦发生故障,后果将不堪设想。”李金何介绍,有经批准通过的船只经过船闸时,他们就需要提闸放行。此外,每逢汛期,滇池水位上升,需要通过节制闸调控水位,来确保昆明安全度汛。并利用每年汛期排洪置换草海水体、改变滇池水体流向,改善草海水质。所以,一到汛期,李金何跟其他同事就得24小时守在船闸上。“无论是白天还是半夜,一旦接到指令,就得立马提闸放水,不能有半点耽搁。”
  有一次,昆明半夜突降大雨,正在值班的李金何刚接到提闸放水的紧急指令,船闸却突然停电了。要知道,平时调节闸门只要用手指摁一下按钮,就可以顺利将船闸提起来,实现排水。一边是提闸放水的紧急命令,一边是船闸停电的困境,这样的情况,李金何和同事们还没有遇到过。
  “停电了,我们只能人上了。”为了能保证昆明的防汛安全,李金何和其他3个同事,当机立断,轮流通过人力来提闸。“但是人力与电力根本没法比,由于船闸较重,加上水压的影响,我们将控制船闸的手柄摇好几圈,带动船闸的大齿轮才转一点。当时,大家都在想尽办法加快提闸速度。”李金何说,过了好几个小时,船闸总算被提起来了,洪水顺利从闸门排出,实现安全排涝,“任务完成了,我们几个全部都累得瘫倒在地上了,现在想想还真是惊险万分。”  ■ 都市时报记者 张小燕